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HEREMY ★

- 博客已搬家→ http://sheremy.tistory.com/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 杂志。] K& 翻译  

2012-11-26 08:36:14|  分类: ——FTIsland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轉載請註butter1222@pixnet

http://butter1222.pixnet.net/blog/post/38408285

 

[ 杂志。] K 翻译 - ⊙▽⊙... - SHEREMY ★

 

 

偶像團體的成員之間的不和,時常成為媒體注目的焦點。

聲稱「沒有任何一個團體的成員是不會吵架的」,

經紀人之間也常提到「完美的TEAM WORK」的團體正是FTISLAND

2007年以出道曲「痛愛」爆紅到達人氣頂點的他們,

2008年的時候拋下韓國粉絲進軍日本市場。

1開始像日本的搖滾樂團一樣一階一階慢慢往上爬。

在韓國暫時停止活動的時候甚至被說「他們已經完了」,這樣地猛烈批評。

但後來他們在ORICON拿下第一名,

在韓國國內也以「LOVE LOVE LOVE」、「狠狠愛」等歌曲造成轟動,

證明了他們根本還沒結束!

年紀輕輕但卻了解人氣的甘甜與苦澀,

支持的FTISLAND一路走來的正是他們堅固的友情。

「沒有一個團體彼此之前沒有摩擦,我們曾經打過架,也曾經面臨過解散的危機。」

「覺得可以跟這麼好的人一起在同一個組合相遇真的很不可思議。

明明大家都有自己的事要做,但結束後還是跟成員們一起回宿舍。」

邊這樣說著,他們以像是煮了10小時以上的豚骨湯般濃厚的友情為驕傲。

「我不知道我到底能喝多少酒。」FTISLAND毫不隱藏愛喝酒的一面。

「喝酒喝到送急診」、「一起清理成員的嘔吐物」之類的爆料,

我們與FTISLAND邊笑邊回想起很多趣事的度過了快樂的兩小時。

 

 

Q:最近常常聽到偶像團體之間彼此有很多問題,你們的宿舍生活如何呢?

洪基:我們很喜歡跟成員們一起住在宿舍裡。

其他團體我是不太清楚,但我們常常會通霄整晚一起作曲,

或是聊聊音樂的事然後就一起合奏了起來,真的很開心。

像是專輯裡的「WANNA GO」(敏煥、承炫作曲)就是我去上廁所的時候聽到他們在演奏的。

 

 

Q:常常吵架嗎?

洪基:當然!不吵架才奇怪吧。剛出道的時候每天都在吵架。

有些成員在思春期,然後行程又很多,大家都很浮躁。

但我覺得這是一種互相習慣的過程。

因為大家都是男生,所以也打過架。

但是現在想想每次都是為了很無聊的小事而吵架。

有一次我煮了拌拌麵要吃,結果被已經退出的成員源斌給一口吃掉,為了這個吵架然後還互毆。

 

 

Q:這麼常吵架,卻能有這麼好的團隊合作,有什麼秘訣嗎?

承泫:不管誰先生氣,都先不要追問他,這就是我們的秘訣。

過一段時間之後錯的人就會酷酷地來承認自己的錯。

然後看到誰好像因為很累心情不好,我們就會偷偷的關心他。很慶幸有成員們這樣陪伴著。

 

 

Q:聽說曾經被公司沒收電話?如果你變成負責人會想沒收藝人的手機嗎?

敏煥:如果是像我們這樣的團體一定要沒收啊哈哈。

外在的誘惑實在太多了,約喝酒的前輩們也很多,

如果有手機的話一定會輸給這樣的誘惑啊! 雖然就算沒有手機也是可以用公共電話約朋友出去玩。

 

 

Q:成員之間會彼此隱瞞有女朋友的事嗎?

在真:不會,完全不會隱藏。從戀愛的一開始就會全部跟成員講,

然後我們也有定規則,那就是「不可以偷偷談戀愛」和「不把工作牽扯到父母那」。

一直到現在我們都好好的遵守著。

 

 

Q:是常常喝酒的人嗎?

在真:常常聚在一起喝。

就算是大家分別有約,最後還是會把成員都叫來大家一起喝。

偶爾喝一下酒也是很不錯啊。

 

 

Q:喝酒的時候應該發生很多有趣的事吧?

鐘訓:承炫有一次喝到叫救護車送醫。因為結束公演,很嗨就一直喝,都沒有吃東西所以酒精中毒了。

 

 

Q:從出道到現在有遇到很多誇張的粉絲吧?

敏煥:自從請私生飯自制一點之後已經沒有碰到了。

但是發第一張專輯那時候真的很可怕,每天都會聽到好多次有人試圖打開宿舍門的聲音。

也有過被計程車追然後發生擦撞的事。甚至進入宿舍或車子裡,把東西拿走的事也發生很多次。

有粉絲乾脆就住在宿舍前面的逃生口裡,警衛伯伯超生氣哈哈(笑)

 

 

Q:在日本是住在宿舍裡嗎?

敏煥:在小小的日式住宅裡跟經紀人住在一起。
到日本七天後就開始錄音。不知道該做些什麼好,
有種掉到了地面上的感覺。
一開始語言不通所以連買東西都不會,
每次都只能吃部隊鍋、泡麵、培根、這類的東西。
家事也都是我們自己做。
還好有粉絲送的三台腳踏車,覺得很煩悶的時候就會從代代木騎去原宿,
心情就會好很多。然後洪基哥的思鄉病很嚴重。

 

 

Q:拋下人氣然後來到日本,不會很覺得不想來嗎?
承炫:真得會不想來。日語也一句話都講不出來。

不懂為什麼一定要去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發展,再從新人做起。

但是現在我真的非常非常地感謝公司做了這樣的安排。

如果那時候沒有做這樣的決定,每天就乖乖做公司給我們的工作,

FTISLAND應該會變成一個平凡無奇的偶像團體。

 

 

Q:音樂方面的話,在日本活動帶來了動力呢?
鐘訓:其實之前對韓國方面的人氣已經感到滿足,

但如果就這樣安於現況,我們的實力是永遠不會進步的。

在日本的時候我們分別都去上了樂器的課程。

一邊感受到我們的實力一點一滴的增加,

同時也漸漸習慣了日本的生活。

現在想起來,覺得一邊學習樂器一邊參加公演一邊賺錢,過著很充實的生活。

因為是以樂團進軍日本,而不是唱跳團體,

所以我們像日本新人樂團一樣從小小的live house公演開始。

在觀眾不到100人的場地像日本樂團般活動著。

這樣努力了四年、辦了50場以上的小公演之後,

直到日本知名的搖滾盛典「summer sonic」 邀請我們演出,

才真正覺得我們終於被認定是一個搖滾樂團了,真的很開心

 

 

Q:覺得什麼時候最辛苦呢?
鐘訓:在日本那麼樣的努力,

終於能回韓國發行專輯的時候卻賣的很差,

再度要回去日本的時候哭了好久。

雖然真的很難過,但說這些現實也不會有所改變,

所以大家心裡都好像有塊大石頭,每天被壓抑著過生活。

因為不甘心所以覺得煩躁不安。

那時候了解到,身為樂團我們除了音樂什麼也沒有、

只能靠做音樂消除我們的不甘心和煩躁。

 

 

Q:在日本最開心的時候是?

在日本發行的的一張專輯「FIVE TREASURE ISLAND」拿下ORICON週間一位的時候。

那在歷史上是42年之後才再度有外國男歌手以首張專輯拿下週間一位的記錄唷。

知道我們拿下一位的時候感覺好像在拍電影一樣,

在日本開演唱會的時候突然有工作人員跑到舞台上,

然後手上拿著寫著「ORICON一位」的大海報給所有人看,

台下的粉絲還有我們都又開心又想哭。

過去的努力就像電影一樣開始在腦中播放,

最後公演是怎麼結束了也不記得的,整個很不真實。

 

 

Q:跟同公司的CNBLUE感情如何?雖然是後輩但年紀比你們大吧?

洪基:我跟容和是朋友,所以就是單純的照年齡來分上下關係。

承炫以前曾經是CNBLUE的一員,所以大家都是朋友。

比起分前後輩的關係,我們比較像是同事。

 

 

Q:FTISLAND在休息的時候CNBLUE出道了,心裡難免會有什麼疙瘩吧?

洪基:不會不會,真的,CNBLUE的成功讓我覺得很開心。

因為我們是公司推出來的第一組藝人,所以有很多判斷錯誤的地方。

CNBLUE因為是第二個,所以公司方面更細心地在處理他們的事,

看到這些會覺得公司對我們有點太冷淡。

文熙俊和Tony前輩跟我們說過

「我們也是SM的第一組偶像,本來就是不管怎樣都會有難以言喻的悲傷。」

 

 

Q:CNBLUE的音樂很受大眾喜愛,但被別人比較的時候你們有什麼感覺呢?

鐘訓:這些孩子被我們出道一到兩年之間所出現的傳聞嚇到,

我們一開始也是覺得「為什麼明明沒做過的事也能出現謠言啊!」真的很喪氣,最後連家門都不敢出去。

 

 

Q:一直到現在韓國還是有多人會質疑「你們真得是搖滾團嗎?」,對這樣的抨擊有什麼看法?

在真:我們不是自己組團,而是被公司選中組成的樂團所以常常聽到那樣的批評。

當然那樣的話很令我們受傷,但我們一直不斷地在進步是事實。

想讓那些這樣說我們的人,看一次我們的演唱會。

 

 

Q:現在的夢想是什麼?

洪基:我覺得我們現在到了該創造出自己的路的時候了。

以前只關心能不能拿一位、銷售量能不能再往上衝。
跟我感情很好的日本搖滾樂團「ONE OK ROCK」的成員跟我們說

「我不知道你們是從偶像樂團開始的,

聽著你們的音樂還以為是從地下樂團這樣一路爬上來。

帶著偶像的形象,然後在音樂方面也有很好的表現,

在兩者兼具的情況下,你們必須要走出自己的風格。」

這句話深深的烙在我的腦海裡,

如何讓我們可以兼具偶像和音樂人的強項,開拓出新的道路,

變成了FTISLAND的課題。

 

 

編輯:跟FTISLAND喝酒有一種一下在熱湯裡一下在冷水裡的感覺。

講到遊戲、club的時候,跟一般20歲調皮搗蛋的男生沒什麼兩樣,

但一提到音樂眼神馬上變的不同。

就像諺語「下過雨的土壤才會堅固」所說的,

曾經站上頂峰但隨即又經歷很多挫折的FTISLAND,

被激發出了不認輸的個性。

「只是乖乖做著公司要你做的工作,最後只會變成平凡無奇的偶像團體」

洪基說這句話的時候,其他成員也點頭表示同意。

 

 

「在抨擊我們之前,想讓那些人先看一次我們的演唱會」。

這是FTISLAND想說的話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